将日本十年技术引入中国,这家自动驾驶合作公司搞的是“拿来主义”吗?
2018-05-13 12:5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在一个变化如此之快的世界里,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去冒险。”
 
  这位在汽车电子业有着多年经验的创业者对新智驾说。
 
  他在最近的创业生涯中做了一件大事:
 
  与日本机器人公司ZMP以及产业合作方达成了一项排他性合作,在深圳成立一家中日合资的自动驾驶公司——诗航智能(navibook),并担任CEO。
 
  他叫任毅。技术出身的他,在1998年腾讯创始团队开发QICQ的时候,也在钻研制作这一产品。后来,乔布斯开始率领团队开发iPad的时候,他也一头埋进了平板电脑的蓝海中,但事与愿违,他的产品没能像iPad那么热销。
 
  不过,他没有就此放弃。独立创业13年,任毅在日本汽车电子行业已经积累了9年的经验与人脉,他还在日本以股东身份入股了4家公司。
 
  如今,他想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机会来了,赶紧上车
 
  “自动驾驶,要稳健和快速,你要抢占先机。踩不到这个点,后面机会都没有了。”任毅说。
 
  任毅切入自动驾驶的时机是建立在多年的日本市场开拓经验上的。去年,任毅结识了ZMP的投资方和社长,为今天的合作埋下了伏笔。
 
  ZMP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机器人公司,有着17年的图像识别经验。其自动驾驶研发技术也非常突出:
 
  2008年,开始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2009年,发布了一款采用了双目摄像头的自动驾驶“小车”RoboCar;
 
  2014年,在公共道路上进行L4级自动驾驶的测试;
 
  2015年,成为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L4级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指定合作伙伴;
 
  2017年12月,获得日本政府的无人操作许可,能够在公开道路上测试没有安全驾驶员的自动驾驶测试车。
 
  *ZMP研发的RoboCar
 
  ZMP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高级别自动驾驶研发上。在专注研发这一点上,ZMP与以色列的Mobileye非常相似。巧的是,收购了Mobileye的英特尔,也是ZMP的第一独立大股东。此外,信仰制造者索尼也是ZMP的金主爸爸。
 
  *英特尔和索尼都投资了ZMP
 
  但是,日渐成熟的技术始终要进入市场。看准了中国市场的ZMP,此前尝试过与国内一些车厂沟通,但最终都没有达成合作。而任毅在日本丰富的市场经验,令他更能够理解ZMP的文化和愿景,成为了ZMP合作的不二人选。
 
  任毅也能帮助ZMP克服一项短板。专注研究的ZMP并不擅长做市场。去年,ZMP仅仅销售了一些无人车的样品。而在市场方面,任毅的经验更为丰富,能够帮助ZMP的技术在中国更快落地。
 
  在确定与ZMP合作之前,任毅等人带着国内Tier 1供应商、投资人、工程师等,四次往返日本,对ZMP的自动驾驶技术及产品进行了体验和考察。诗航智能的CTO刘振宇表示,考察后,他们发现ZMP采用的是成熟的车规级传感器,能够马上投入使用,这对落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在任毅等人看来,投资人的信任、技术的沉淀,再加上日本政府的背书,让ZMP的技术在中国进行本土化落地有了可能,也让这家中日合资的自动驾驶公司在中国落地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本土化方案
 
  ZMP在日本有4年的自动驾驶路测经验,其小型物流运送车,在日本已经量产到近1000台。此外,ZMP还有双目立体视觉模块RoboVision、控制电脑IZAC等产品。
 
  *ZMP的双目摄像头产品和控制电脑 IZAC
 
  诗航智能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产品和方案在国内本土化。但本土化不是“拿来主义”,毕竟日本市场和中国市场有太多的不同。
 
  在自动驾驶具体应用方向上,任毅认为,物流才是这一技术最先商业化落地的场景,因为物流行业对自动驾驶的成本有更强的承担能力。
 
  物流场景中,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与高速公路上的货运则处于封闭/半封闭的环境中。这两个细分场景的技术风险、对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要求相对较低。因此,诗航智能最先本土化的,将是ZMP的小型物流运送车,并应用在楼宇中,进行配送、清扫服务。
 
  *CarriRo Delivery
 
  任毅表示,在楼宇中运行的无人车走的将是固定的路线,因此不需要使用激光雷达,将降低无人车的成本。目前,诗航智能已经获得了美团、阿里和国内大型物业清洁管理公司的订单。
 
  此外,诗航智能在今年将会开始高精度的双目摄象头和ADAS的产品销售,并在国内公开道路上进行L4级自动驾驶的测试。
 
  明年,诗航智能计划与主机厂合作,通过前装来实现高速公路的自动驾驶货运方案。
 
  任毅向新智驾介绍,在这一方案中,自动驾驶货车只在高速公路路段中行驶,下高速公路之后就由人类接管。高速公路路段中,自动驾驶货车将会采用编队(truck platooning)的方法,以较小的车距,让货车依次跟随着行驶,第一辆之后的车都不再需要司机,这将大大节省人力成本,提高经济效益。
 
  “我们不烧钱”
 
  任毅表示,像ZMP这种拥有相对全套产品的公司并不多,在ZMP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发展,将加速自动驾驶的落地进程。
 
  收入也是任毅切入自动驾驶的原因之一。他说:“我不是激进派创业者。10年前我给自己公司定的基调是:公司账上的现金能维持36个月。”新公司亦是如此。
 
  他对新智驾说,新公司计划与OEM合作,从传感器方案等入手,将小型无人运送车的生产成本降到两万元,并在明年实现1万辆的销售量。
 
  他表示,即使资金不充裕,也肯定会保持公司健康的,至少5年之内,不会看到他的公司倒下。“我们不是烧钱的公司,是产业化的公司。我要做中国自动驾驶产业化里面的佼佼者,而不是做烧钱的佼佼者。”任毅说。
 
  话虽如此,但是,所谓的本土化,并不是在国内复制一样的产品生产线,把算法从左舵改成右舵,把语言进行汉化这么简单。
 
  刘振宇告诉新智驾,在本土化的改装上,涉及到许多知识产权和专利的问题需要解决。诗航智能将会拿到ZMP的很多底层授权。
 
  在落地上,有两方面的困难,第一,所有传感器的位置与原来车型不一样,这些外部参数需要调整。另外,算法等内部参数也需要调整,例如刹车制动等。第二,落地的过程中,更多的工作可能是构建和修正落地场景的高精度地图,不论是封闭还是开放的场景,都需要高精度地图。在ZMP的技术授权中,有地图采集和传输工具,在园区等场景,可以自行采集,但是在大的范围内,诗航智能将会与有地图采集资质的公司进行合作。
 
  *诗航智能 CTO 刘振宇
 
  这些困难,刘振宇表示,都可以通过他们的工程师团队克服。团队可以在客户现场进行跟进,尤其是系统工程师,将会不断进行调参。他认为,后续的这种技术支持和服务,才是需要真正投入的。
 
  新智驾了解到,ZMP虽然是日本的公司,但是团队成员60%来自国外,他们分别来自17个国家,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团队。ZMP已有技术人员在深圳常驻,配合量产车的调试、生产和研发工作,而诗航智能的团队也是精通技术和日语的,双方能够很好地进行沟通和对接。
 
  自动驾驶新变量
 
  刘振宇向新智驾坦言,自动驾驶不是一个赚快钱的市场。汽车产业有着非常长的产业链,从基础物料到二级供应商,再到一级供应商,最后延伸到主机厂。这意味着自动驾驶也不是一家或两家公司就能够完成的事情。
 
  自动驾驶一定是全产业链的,链条上每个环节的升级才能促使自动驾驶尽快落地,而每个环节的缺失都有可能成为短板。作为Tier 2的供应商,诗航智能希望的是通过引进成熟而先进的技术,协助全产业链,尽快落地自动驾驶。
 
  *5月11日,中日自动驾驶行业合作发布会合影
 
  据新智驾了解,诗航智能是国内第一家中日合资的自动驾驶公司,这个新变量将会给目前的自动驾驶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