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平台之道出行起底
2017-04-19 12:16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因频发爆出刷单、司机账户被冻结,非法集资等问题,网约车平台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之道)一时被推到风口浪尖,也将该公司CEO谢文峰推到了台前。
 
  网约车平台的横空出世离不开资本的助推,靠烧钱占领市场,靠融资维持生存。但是之道既没有烧钱也不需要融资,却号称迅速开拓了14个省市,发展了上万名司机。
 
  那么之道是怎样的网约车平台,名不见经传的谢文峰究竟是谁?资产又何其庞大,庞大到足以不依靠融资就可以维持一个网约车平台的运转?之道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带着这些疑问,北京时间“财镜”分赴北京、江西以及内蒙古,试图还原这家神秘而奇葩的公司,以及背后的秘密。
 
  网约车奇葩:没有真实用户 司机疯狂刷单
 
  之道出行APP于2016年6月上线,随即在各大城市展开布局,设立省级代理商和代理租赁公司。某市之道出行代理租赁公司负责人李先生介绍:省级代理下设代理租赁公司,再由租赁公司负责招募专车司机。
 
  据北京时间“财镜”了解,用户打车费用进入之道公司账户后,公司扣除平台费,省级代理可拿到全省司机流水的2%的返利,而省代下面的代理租赁公司则可获得所发展车主产生流水的4%,之道公司月结返利。
 
  说到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之道APP,李先生表示:“总能在微信上看到这样的广告,觉着多一个赚钱的机会,就注册了一个租赁公司。”但是李先生加入后发现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北京时间“财镜”采访多位车主了解到,之道代理在招募司机时曾称不管有车没车,无论车辆是否符合网约车规定只要缴纳一定的开端费(司机端注册成功需要的费用)都可以注册。“租赁公司说我的车是SUV不符合标准,让我缴纳3500元开端费就可以注册成功,而且可以升级为奢华车,赚的会更多。”上海司机王小利表示。
 
  “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之道完全没有订单。”王小利说,后来他才知道该平台根本没有真实客户,想要获得收益就得靠自己刷单,这使大部分车主深陷其中。
 
  据多位司机及代理透露,之道以公司目前处于创业期,需要烧钱开拓市场获得流量配合以后的融资,因此允许虚假单,但是虚假单需要车主自己付全部费用的55%给虚拟乘客,在15天以后可以得到76%的酬劳。
 
  随后王小利就被拉倒一个之道接单微信群,群里由车主及“护士”(虚拟乘客)组成。很多“护士”同时也是车主,可以注册多个乘客端,大家互相刷单。“虚拟乘客下单以后,我只要开车出去跑一圈,看时间差不多就自己结账,然后提现,每天限3000块钱。”
 
  但是从今年的1月份开始,大部分车主发现其之道账户里的钱被冻结,无法提现。“理由是如验车、黑客攻击、系统维护等等,但到2月14日开始说司机刷单。”上海另一位之道司机马先生说。
 
  王小利称,他前后充值共8万元,目前被冻结金额为7万多。但这在之道车主里面并不算多,据北京时间“财镜”调查发现,被冻结几十万的账户比比皆是。
 
  租赁公司同样没拿到任何返利。据李先生透露,他从12月份开始做代理的应得返利1万余元,至今尚未收到。据他了解全国95%的代理没有拿到过返佣,只有较早发展的上海和北京的租赁公司拿到过两次。
 
  曾有司机指控,之道出行是刷单的实际控制者,因为在司机圈里一直流传着开端费实际上是由谢文峰主导的,“北京的租赁公司会收司机一人5000元的开端费,但是之后会转给之道出行。但是因为有些是现金交易,因此并没有直接证据。”北京一家租赁公司负责人表示,“之道出行应该涉嫌非法集资了吧。”
 
  CEO号称“烧自己的钱” 最佩服贾跃亭
 
  “我们CEO就是一个傻有钱的主,网约车这么烧钱的行业,他都是用的自己钱。”曾有之道出行员工表示。
 
  对于司机的指控,谢文峰并不承认。3月17日,北京时间“财镜”在位于来广营朝来高科技产业园区的之道出行办公室见到了谢文峰。或许是因为曾有数百名司机来此聚众维权,现场仍有数名保安在电梯门口把守。
 
  谢文峰,一个身材微胖的80后创业者,看上去憨厚老实,不像一个“傻有钱”的人。
 
  对于刷单、账户冻结等问题,谢文峰解释为有组织有预谋的“诈骗”:冻结账户是因为发现大规模刷单团伙恶意诈骗,涉嫌刷单的账户有8000余个,资金超4000万。
 
  对于公司是否主导了司机刷单,谢文锋表示否认且不知情,是财务部门发现账户频繁出现较大金额取现,才意识到刷单问题。
 
  “今年的2月份,我们就在内蒙古报警了,北京这边已经成立了30人的专案小组,目前已经批捕7名司机,公司内部一人被批捕,已经展开自查。”之道出行行政总裁刘斌介绍到,被抓捕的7名司机都有前科,涉及刷单的金额巨大。
 
  谢文峰称,在立案之后,他才知道之道出行APP上有大量假端(虚假司机)存在,身份、数据都涉嫌造假。为了减少损失,之道出行决定进行风控,冻结异常司机账户,导致数百名司机聚集到之道出行总部维权。
 
  “那时我的生命受到威胁,最惊险的一次有人拿着开了封的刀追杀我,我从窗户上跳了出去逃命。老婆孩子也不敢回自己家住。现在我都不敢自己开车,打车也是先绕几圈,就怕有人跟踪我。”谢文峰称。
 
  当面采访过程中,北京时间“财镜”发现,作为CEO的谢文峰,办公桌上无任何办公用品。据员工透露:谢文峰没有电脑,所有数据都在他助理的电脑里,需要时找助理要。
 
  对于之道出行的各种问题,谢文峰归咎于他不懂互联网更不懂网约车。他表示,采用总代理模式就是希望平台能够快速发展。因此将开端权限下放给完全陌生的总代,致使平台产生严重的刷单问题。对于为何会把如此重要的环节交给总代,谢文峰表示:没想过那么多,就是相信他们。
 
  事件失控后,之道收回了开端权限,并高薪聘请了CTO,组建了市场、公关、行政等基础支持部门。“以前很少管公司的事,但是发生这些事以后,发现公司组织架构需要重组。”
 
  谢文峰认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想法不能丢。他特别佩服贾跃亭,乐视发生了那么多事,但贾跃亭依然坚持了下来。所以他也要坚持下去像乐视一样做专车+商旅的生态闭环 。“所以那么多司机闹,我也不会屈服。”内部员工透露,最近谢文峰又花了上千万租用五层办公楼又花费上千万用于装修,租期20年,用来打造他的生态闭环。
 
  “你信不信,今年5月份我一定能在内蒙古拿到网约车许可证。”谢文峰信誓旦旦的说。
 
  实地探访:控股公司为空壳 许可证申请资料空白
 
  据工商信息显示,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现为内蒙古乐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道公司)。乐道公司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谢文峰需要在内蒙古申请网约车许可证。3月下旬,北京时间“财镜”探访了乐道公司的注册办公地址——位于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建设西街的吉祥大厦。
 
  建设西街并不为人所熟知,甚至有多年经验的出租车司机也需要靠导航才能找到。吉祥大厦掩映在一片陈旧的居民楼里,位于四层的乐道办公室大门早已上锁。北京时间“财镜”询问周边几家公司的员工均表示,没见过乐道的员工,对于他们是做什么的也不了解。
 
  据门卫王大爷表示,乐道已换办公地址,但是并不知道换到了哪里。“他们的租房合同还没有到期,只租了半个月时间。大厦物业的李主任证实了王大爷的说法。李主任表示:除签合同外,并没有再见到其他员工来过。平时也没见到乐道的员工来此办公,来签合同的女孩也是从北京过来的。
 
  “他们一年房租7000块钱,办公室大概有30平米,但是我也不清楚他们具体是干什么的。”
 
  那么乐道到底搬哪去了?北京时间“财镜”通过查阅工商档案又发现了乐道的又一租房合同,地址仍是吉祥大厦,只是由四楼变成了三楼。对于该合同,门卫王大爷表示,乐道之前的办公室确实在三楼,但后来搬到了四楼。但是无论是在三楼还是四楼,始终都没看到乐道的员工。
 
  除此之外,北京时间“财镜”也在工商注册信息中发现之道出行的另外一家关联公司内蒙古之道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地址位于盛乐服务集聚区,离呼和浩特市区30多公里。北京时间“财镜”驱车近一个小时探访发现之道实业仍是一家空壳公司。据盛乐员工透露,之道实业刚刚在此注册,但并没有人来办理工商注册等事项,而是由盛乐代为办理,办公注册地址实为盛乐员工办公地址。
 
  两家公司均为空壳,那之道出行的网约车许可证还能申请成功吗?为此,北京时间“财镜”采访了呼和浩特交通局办理网约车许可证员工,据其介绍,许可证在内蒙古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之道出行目前提供的核心资料均为空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