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佛山装备出海“最后一公里”
2017-03-23 14:10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在今年的1月和2月,两个集装箱分别装载着由韩国、印尼客户寄来的问题零部件,随着海上货轮漂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抵达安德里茨厂区。这是这家主打造纸机、水力发电设备生产的企业,首次将其生产出口后发生故障的产品部件,从海外回收至禅城的工厂进行维修。
 
  “之前未获得全球维修资质时,将海外的问题零部件收回国内比较麻烦,要获得进口许可证、检验检疫部门的审查等,过程繁琐、时间也长。如今获得资质后,不必经过检验检疫部门,只需要用企业自己的体系检测即可。”陈洪杰告诉记者。
 
  所谓“全球维修”,是指企业将境外产品收回中国境内修复、加工或产业化组装生产出再生件的服务,具有节能降耗、绿色环保的特色。这些产品既可以是企业自己生产的,也可以是其他公司生产的。目前广东省内已正式开展进口维修/再制造的企业不足20家。
 
  虽然只是“区区”一个售后环节,在企业看来这却是其书写“信任招牌”最关键的一笔。“维修,尤其是出口产品的维修透明度不高,客户一般最信任的还是生产厂家。”陈洪杰说。
 
  几年前,曾经有海外客户主动询问陈洪杰老化了的机械零件能否返回中国的工厂维修。“当时我们还没这个经验,进口维修手续也复杂,就婉拒了客户。”陈洪杰对此的形容是“未能满足客户,挺遗憾的”。
 
  “因为没有哪个厂家不愿向客户证明,我既有生产新品的实力,也有修复旧品的能力。”他说。
 
  为何企业的海外售后服务点无法解决那个客户的问题?陈洪杰解释道:“海外售后点的维修条件与设备有限,一些严重的机械故障需要专门的维修设备,只有国内的工厂才有条件修好或是修得更加专业彻底。毕竟,工厂这个 巨型维修工具箱 设备要齐全得多。”
 
  旧件“焕然一新”
 
  制造业服务“附加值”与“性价比”的双赢
 
  除了革新服务质量,拉升产业附加值则是“全球维修”带来的另一大利好。“目前我们只在东南亚开展这一业务,送回国修好零件和产品后再出口给东南亚客户,收取的费用肯定比海外上门维修要高,又比送到欧洲的一些装备制造强国维修成本低、时间短。这样的服务可谓 附加值 与 性价比 的双赢。”陈洪杰说。据他介绍,目前安德里茨产品出口额过亿,海外市场占其全部业务市场的比重为1/4。有了全球维修业务的护航,安德里茨的海外扩张征程中还潜藏着更为广阔的盈利空间。
 
  同在今年开始尝试“全球维修”业务的液压机生产企业康思达,也看中了这一领域新的价值增长点。今年1月,康思达委托台湾和新加坡的二手设备回收商,将当地客户的故障机械零件回收至康思达在佛山的工厂,然后进行翻新做成新配件,以新的价格再卖给原来的客户。
 
  “一些问题严重的机械零部件如果不回收,只能当废铁卖了。但回收到国内进行翻新,客户可以获得一笔回收费,减少一半的报废成本;我们可以通过再制造与二次销售盈利。”康思达国际部经理朱柏成表示。他还向记者澄清了一个大众常见的误解。“不少人觉得翻新的旧件肯定低质,其实不然。翻新旧件可以节约成本和能源材料,而且是在保证其性能达标的基础上。”
 
  佛山市检验检疫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 全球维修产业 是一种高科技含量的修复术,是一种新型的生产性服务业,近年来在全国多地兴起,尤其是上海、深圳等地的自贸区。推广这一产业,需要政府在进出口通关、监管方面提供更多便利举措。佛山也正通过复制广东自贸区经验、提供技术支持等,促进该产业的发展。”
 
  环保、运营能力高门槛
 
  致佛山全球维修业务比重偏低
 
  虽然“全球维修”为出海的装备制造企业打造从生产到售后服务的完整闭环产业链,提供了全新的利器,但佛山目前涉足这一领域的企业屈指可数。究其原因,环保的高门槛不可忽视。
 
  全球维修是废旧产品的更新再制造过程,涉及拆装、清洗、换料、修复、检测等多个加工环节,这些工艺流程中有可能产生噪声、废液、废气、废渣等。
 
  “油污、生锈甚至化工物常常伴随着废旧物,这需要企业具备很强的环保能力,才能实现这一 变废为宝 的业务应有的绿色效应。”陈洪杰告诉记者,为此,安德里茨专门设定了一套严格的处理污染和质量管理体系,并积累了一批相关环保、维修设备的成熟供应商。
 
  此外,“全球维修”业务的开展,需要企业的海外业务市场份额以及全球运营能力来做铺垫。记者询问一些佛山装备制造企业,发现目前佛山“全球维修”的业务比重还比较低。远程诊断维修和设海外售后点是更为常见的维修方式。
 
  “南方风机目前的海外市场份额并不大,我们诸如核电设备等产品主要是跟随国内工程承包商项目一起出海,所以我们会对承包商进行运维方面的培训。针对少量出口海外的核电项目,我们会和海外通风机企业签合作协议,授权其维修我们的产品,并派技术人员对其培训。”南方风机副总经理邱少媚表示,目前企业还未经历零件需返厂维修的情况。
 
  即便是已试水全球维修的康思达,目前运用频率最高的维修方式仍是远程维修。“我们使用远程监测系统,能够诊断出一些常见、简单的电气类问题,这类故障在所有机械问题中占比较高。远程系统将指导客户自行解决,我们也可提供上门服务。”朱柏成说。
 
  随着智能制造的深入发展,智能化远程维修系统设备的研发生产,开始提上企业议程。博晖机电就依托智能系统,在印度、非洲等地区打造一个以“快速”为理念的“1小时”服务圈。
 
  “我们正在投入产品和企业的信息化改造,利用大数据、物联网建立远程维修系统,争取让重点海外市场用户在1小时内便能享受我们的售后服务。”博晖机电总经理梁海果说。
 
  纵深
 
  从国外到国内全球维修如何推动制造业服务化
 
  制造业不仅要从生产端发力,还要从前端研发和后端售后“运功”,促成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变,这已成为产业领域的一个共识。然而相比起研发,售后维修环节及其所拥有的技术含量受到的重视相对小一些。在关于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众多课题中,如何做好维修这门生意,并非讨论的主流。
 
  其实,维修再制造这块领域,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世界上最大的土方工程机械、建筑机械和矿用设备生产商卡特彼勒,就是全球维修再制造领域的标杆企业。通过不断提升针对广泛产品系列的修复、再利用技术,利用经济杠杆等手段塑造旧件管理系统,卡特彼勒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在8年内将维修再制造工厂开到8个国家去。
 
  无论是海外故障零件返厂得到彻底维修,还是全球旧件回收翻新后再出口,全球维修产业蕴含的高附加值,对于制造业在国际市场开疆辟土,尤其是拓展那些价格敏感较高的国家,是一种有力支撑。因此,国内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将目光瞄准这一产业领域。
 
  2014年,上海自贸区推动办理全球维修业务用零部件“先进区、后报关”试点业务。此后,上海还通过制度创新,优化全球维修监管流程,促进该产业发展。去年,光是外高桥保税区入境待维修旧机电产品就有1030批次,货值1272.2万美元。
 
  自2015年起,嘉兴、无锡等地也通过复制自贸区经验,见证了越来越多的本土全球维修企业的诞生。苏州的一家企业凭借突出的全球维修业务能力,甚至吸引了超亿美元的海外订单。此外,深圳也正打造首个全国高新技术产品入境维修示范区,以提升该市在全球资源的整合和配置中的地位。
 
  全球最大的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全球副总裁曹思德曾说,中国大多数制造业企业的思路是,为了增加产品出口量,把零部件成本压得很低。但是美国和日本的企业主要是赚毛利高的售后服务费用。
 
  曹思德所说的问题,随着全球维修业在中国的兴起,正在逐渐得到改善。制造企业的服务功能越发受到珍视。而作为国内制造业改革先锋的佛山,也是时候思考,如何在这一高附加值、低能耗的先进产业环节深化布局,以捕捉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每一个先机。
 
  聚焦
 
  佛山计划打造进口维修再制造产业园区
 
  开展全球维修业务能推动服务贸易产业链延伸,其绿色环保的内涵和高标准、规模化、高效率的特点,保障了高附加值、高销量产品的市场竞争力,直接吸引产能转移。因此自去年起,佛山开始加大对“全球维修”产业的推动支持力度。
 
  数据显示,目前在佛山检验检疫局的辖区内开展进口维修再制造业务的企业,预计可增加进出口额达到2.5亿美元,产值达到3亿美元左右。
 
  为推动该业务领域发展,佛山主动复制广东自贸区经验,实现“1+2+3”入境维修产品检验监管模式,为相关企业节约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让其享受更为便利的通关措施。
 
  此外,佛山还在加紧扶持一批主业突出、竞争力强的大型跨国维修/再制造企业,培育若干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服务品牌。
 
  接下来,佛山还计划打造进口维修再制造的产业园区,在装备制造产业集聚区,鼓励企业开展进口维修/再制造业务,帮助企业降低开展业务的难度,减少企业成本,形成集聚效应,形成产业园区。还可以产业园区为基础,建立维修/再制造产品交易中心,扩大维修品服务交易在全国乃至全球市场影响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